您的位置:首頁 / 企業文化 > 員工沙龍 > 正文

源自村莊的草根情結

發布時間:2018-12-13點擊次數:

現代人喜歡將自己農村的家喚作“老家”,老家實則是個厚重的名詞,隱匿著一種東風無力百花頹敗的無奈。每年過年,我照例都會回老家,總有些久違的鄰里,會用新奇的目光打量著我,仿佛我已是個異鄉人;而我,帶著懷舊的種種情感關切地同他們簡單地寒暄。還有些熟悉的面孔,甚至都已忘卻了稱呼,只有報以抱歉真切的一笑。老家就是這樣,盡管兒時寒暑假大都在這兒度過,可是那份最厚實樸素的情感因人世的變遷只能隱匿于心里最深的角落了。相信與我有同感的朋友還很多,我不禁感喟唏噓,并借此寫回鄉見聞的機會追尋起那遺忘已久的村莊草根情結。

村莊情結之淡“人煙”

當今社會發展如大潮涌動,勢不可擋。能否“望得見青山,看得見綠水,記得住鄉愁”,是現代化建設成功與否的一把標尺。歲月流逝,舊物難尋。如今要想深度觸摸一下村莊“體溫”、體會一下村莊情感、憑吊一下村莊歷史、感受一下村莊喧騰,已很難找到合適的載體,因為村莊氣息日趨淡薄。忘不了兒時的村莊,常憶及喧嚷的人群和濃濃的炊煙,也就是常說的“人煙”。那里有歡歌的牛羊、鳴唱的公雞、守夜的狗兒,還有裊娜的炊煙、蓊郁的野草、青翠的禾苗、嫩綠的菜蔬、馥郁的果實……如今村莊勞力大多外出謀生,老弱病殘似乎成了活動主體。

“人煙”淡了,村莊就變得蕭條、落寞、臟亂、無序……當那些老樹、老房、老井、老墳、老碑等等都不復存在時,我們的鄉愁就會失去依靠和源頭,隨之而來的便是故土情懷的失落與冷漠。在國家一系列惠農政策支持下,期盼時下的政治經濟改革、現代追求與鄉村之間的關系更加和諧、越發完美,更期盼父老鄉親真正成為農民職業,而不是一種農民身份。

村莊情結之接“地氣”

村莊乃“地氣”的象征,接觸村莊、居于村莊、感受村莊,也是每一個人謀事創業的最大“地氣”和“底氣”。“地氣”即大地的氣息,有種說法很形象,即天是人類之父,地乃人類之母,那“地氣”就是母親孕育人類的無形無色的乳汁。如果說莊稼生長要接地氣,那么,我們的地氣在哪兒?作家要寫出好文章,免不了要多回故里接地氣,因為不管你承認與否,故鄉的滋養和影響會伴隨你終生。

現在常說干部要“接地氣”,是因為一些干部漸漸脫離了村莊、遠離了農民、淡化了鄉情,導致工作中常常出現“雷語”和“失言”。干部進村莊,要有回家看望父母一樣的仁孝之心。老百姓的期望最樸實,你說的話對胃口,演的戲對路子,老百姓就能看得慣、聽得懂、融得進;如果“裝樣子、擺架子、搞臺子”,群眾肯定不買賬。天地間乃一鴻篇巨擘,動人的特寫源于最誠摯的渲染,絢麗的畫卷落毫于最真切的筆墨。秤砣雖能稱千斤,秤砣沒有千斤重。在依法治國和反腐倡廉的大潮下,人民群眾才是政府干部真正的后臺,他們的心里有桿公平的秤。

村莊情結之論“輩分”

老家是感情的港灣,是梳理凌亂思緒的居處,是精神疾病的天然療養院。因為村莊的民俗鄉情,是父老鄉親最原生態的情感流露,沒有勾心斗角和爾虞我詐,沒有貧富高低和等級尊卑,沒有領導和被領導。村人相處靠的是血緣紐帶,族譜立的規矩和稱呼沿襲了世代,不管年齡大小,不論是窮是富是官是民,到了村莊就要入鄉隨俗,該喊叔喊叔,該叫爺叫爺,不能錯了輩分。

村民血液中流淌著鄉野韻律,靈魂中扭結著鄉土情結。鄉村的社會萬象、人生的酸甜苦辣、底層民眾的愛恨情仇,都會自然的鐫刻在老百姓樸實的臉上。當人們逐漸習慣在虛擬網絡上用著假名說著假話,在爭名奪利中表現著虛情假意,當感情被逐漸商品化、物質化時,老家的村莊就成了揮之不去的原始情感。因為,能使人真正感動的基因就埋藏于村莊的生活之中,它是亙古不變的。在鄉村,那種悲憫中的情懷、厄運中的相扶、困境中的互助、孤獨中的理解、冷漠中的脈脈溫馨和殷殷關愛……會療養我們現代人的精神傷痛和人性缺失。

村莊情結之憶“鄉情”

我們飲著村莊的百尺甘泉,食著老家的五谷雜糧,在鄉親父老的殷殷期盼下逐漸開花著實;在家鄉的小學里讀第一本書,識第一個字;從家鄉的溝渠、田埔開始,逐漸認知和深入這個廣袤而神秘的世界。于是,對村莊的熱忱,就在此過程中自然地滋生于心靈深處,有著任何其他情感所難以企及的深厚根基,這就是難以割舍的“鄉情”。鄉情是一曲悠揚轉圜的歌,鄉情是一幅血脈凝結的畫,鄉情是一種與生俱來對故土的思戀,鄉情是一道鐫刻于頭腦中永恒的烙印!

現代人生活的節奏越來越快,我們每個人都不同程度的擁有太多的壓力、誘惑、欲望以及痛苦。一個人要以清醒的心智、從容的步履走過歲月,精神食糧中不能或缺這份草根情結、鄉土情懷。鄉情讓人永遠保持一份平和、平靜和平衡。走進農村、深入鄉親、了解民情,就多了一份清醒,添了一些思考,就會變得無為而有為,學會了舍得,懂得了曠達,理解了致遠。

村莊情結之結語

一般來說,由村莊的聚落才繁衍出城市的歸集。村莊即城市的根基,根深才能葉茂,葉落終要歸根。清代崔岱齊所言“鳥近黃昏皆繞樹,人當歲暮定思鄉”,揭示了動物本身對出生地的繾綣依戀,這已然構成了一種自然本能。不管是鄉下人,抑或是所謂的城市人,追根溯源皆是村莊的后裔,都應該被賦予這種本能以更多的社會性、責任性,且應將其提升為對故鄉熱土的深切摯愛和拳拳追思。

對于村莊,倏忽之間憶及的各種草根情結,拼湊成了一張或壯闊或雅致的記憶長卷,那是“老家”在紛繁的歲月里一路蹣跚走來積淀錘煉出的厚重的、時光的恩惠。風箏飛再高,總有一根揪心的線牽系著鄉情,讓我們從現在開始,不需要豪門廣廈,不需要家財萬貫,只需一顆拳拳孝心,只需常回老家看看,刷刷鍋洗洗碗,銘記并滋養鄉情,從精神層面留心村莊、親近村莊、感悟村莊……

                             (文/廣西租賃公司 莫楚東)

 





上一篇:讓安全成為一種習慣
下一篇:“三五團圓夜 元宵喜樂會”——來賓市大工業區域電網項目部開展“元宵喜樂會”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