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企業文化 > 員工沙龍 > 正文

澆禾的日子里

發布時間:2018-09-06點擊次數:

    汽車在鄉間小路上行駛,小路又長又窄,岔口也很多,路的兩邊是金燦燦的稻田,偶爾也能看到綠油油的甘蔗地。清風送來泥土的芬芳,蟬鳴鳥唱伴隨一路,仿佛大自然的生靈在合奏《秋日的私語》。隨著目的地的臨近,我越發好奇這里小學的環境是怎樣的,對于此次支教之行,心里有著許多期待。

    開車的是我的初中師姐,年輕漂亮的音樂老師。一路閑聊,不知不覺近一個小時過去了,我們到了支教所在的小學。第一眼看到的是一扇大鐵門,一把生銹的鎖。打開門,我們緩緩開車進去,下課的鈴聲響起,一群孩子嬉鬧著沖出教室,他們或是被坐在車里的我們吸引住了,紛紛圍過來。我細細打量孩子們,他們頭發有些亂,衣服有點臟,有的穿著鞋底已經開裂的拖鞋。環顧四周,校園只有一棟兩層高的平房,辦公室設在樓梯口右邊最后一間,其余房間是教室、器材室、教師寢室和雜物房。走廊上,掛著一條寫有“播撒我們的真愛,讓留守兒童不再孤單”的橫幅,格外醒目。

    跟校長簡單說明情況后,我便躍躍欲試給二年級的孩子們上課了。走進教室,19個學生有的已經在位置上端正坐好,有的光著腳丫站在凳子里蹦蹦跳跳,有的還在教室后面追逐打鬧。“統統回到座位坐好,準備上課!”我大聲訓斥,學生們先是一愣,隨即收斂許多。

    開始上課了,我很納悶教室里只有一盒白色的粉筆,粉筆擦也不知哪兒去了。我想了想,對學生們說:“誰能幫老師擦干凈黑板呀!”“我來,我來!”“老師,我幫你!”這一問,底下又鬧騰了,還沒等我點名,他們就一骨碌跑上講臺當起了粉刷匠。而令我萬萬沒想到的是,孩子們竟然直接用雙手抹掉黑板上的粉筆字,甚至把衣服脫了當抹布。只見他們卷起袖口,雙手就像汽車前窗的雨刮器一樣,一下接著一下用力擦去粉筆字,頓時塵土飛揚,顆粒物在陽光的照耀下格外顯眼。我怕衣服沾上粉筆灰急忙站到門口,而孩子們似乎沒有躲避之意,只是用一只手捂住了嘴巴,另一只手仍堅持擦著。孩子們實在是太活躍了,一個小個子男孩夠不到黑板,便靈機一動,把一個長長的板凳搬到黑板下面,一腳踩上去就要擦黑板。我看了急忙過去制止他。有的粉筆字寫得較低較偏,孩子們便彎下腰用一兩個指頭把筆畫擦去。我看到他們時而踮起腳尖,一跳一跳的揮動雙手,時而彎腰半蹲,趴在黑板上的樣子活像一只只小青蛙,哭笑不得。一層層灰像雪花一樣飄在孩子們的衣服和袖子上,他們的手臟了,頭發臟了,黑板卻干凈了。看到這一幕,我很心疼,后悔自己剛才詢問他們擦黑板的事。或是,這就是留守兒童和城里孩子的區別,他們不怕臟,不在乎臟,只是單純地想幫老師把黑板擦干凈,沒有了粉筆擦,他們可以用手、用衣服擦。有的孩子還站在板凳上,踮起腳尖擦掉黑板高處和角落的字。我趕緊讓他們下去。這些舉動城里孩子是做不到的,而他們一點也不介意弄臟了自己。我給他們上了語文書第十四課《我是什么》,我問道:“你們是什么?”“我們是人!”孩子們齊聲應道。我又問:“如果你們不做人,你們想做什么?”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紛紛議論起來,正當我期待他們給出答案時,班長卻冒出一句:“老師,我們還是想做人!”我當時真是哭笑不得。也許是我太和藹,課堂氣氛太活躍,才學習了課文第一自然段和5個生字,小家伙們便叫嚷起來:“下課了,下課了!!下課時間到了……”由于教室沒有掛鐘,我也沒帶手機進入教室,便信以為真的讓他們自由活動了。回到辦公室看看手機,距離下課時間竟還有15分鐘。

\

 

    得知被忽悠后,我吸取了教訓,在第二天的課堂上嚴厲起來。經過上一堂課的初步了解,我注意到班長做事積極,思維敏捷,第一排的兩個女孩子性格內向文靜,第三排中間位置的男孩子好動,愛說粗口話,第五排最后一桌兩個男孩子非常調皮。這次上課一進教室,我便在講臺的地面上畫了一個很小的圈,強調課堂紀律。“誰要是上課說話、打鬧、吃東西、隨便出座位,就上來單腳罰站!抬起的腳著地超出圓圈范圍的話罰站加時!”話一出,小家伙們的眼珠子盯著我畫的圓圈直轉悠,生怕自己被罰站,頓時安靜很多。我帶領他們朗讀課文,學習生字,評講作業,課堂進行順利,達到了預期效果。第四節課,也就是上午最后一節課,孩子們們又有點躁動起來。我干脆搬個長板凳在教室門口坐著,一個一個地檢查他們的課堂作業,認真完成且沒有錯誤之后才放行。有了回家的動力,孩子們趕緊乖乖把同步練習冊完成,爭先恐后把冊子拿上來給我檢查并改正。我心里十分欣慰。讓我意想不到的是,第一排第一個女孩子做習題很吃力,完成進度教慢,但她并不是著急回家而直接抄答案草草了事,她等同學們都走出教室后,怯生生地拿著練習冊,指著題目問我:“老師,我不會拼寫,你能不能教教我?”我聽了之后非常感動,對她進行單獨輔導,促進她很快完成了習題。

    連上了三節課,回到辦公室,聽見一個任課的女老師對校長說道:“今天二年級的記律好了很多!不像以前那樣鬧了!”我聽了之后心里美滋滋的。

    下午,給他們上完第五節課,校園發生了兩起安全事故。先是一個學生被媽媽打罵后鬧情緒一個勁兒地搖學校的鐵門,鐵門與地面撞擊發出咔隆咔隆的聲音響徹校園。校長及時處理了這個事情。之后,二樓教室又有一群學生打鬧,低年級與高年級的學生發生沖突,不知從哪搬來一把梯子發起攻擊的架勢。許多女老師聞聲趕來,站在樓梯口又不太敢上前阻止。我覺得形式不妙,又是全校僅有的三個男老師之一,便鼓足勇氣上前阻止,用本地方言對他們厲聲呵斥。“吵什么!鬧什么!這里是學校,不是你們家!!”學生們對于我這個陌生老師倒是有幾分懼怕,僵持了幾分鐘便把梯子從二樓撤下離開了。

    事后,在回去的路上,師姐問我:“你當時不怕他們么?”“沒事,畢竟他們是學生!”“怪不得二年級的學生那么怕你,哈哈!”師姐打趣地說到。過了幾分鐘,她又提醒我說:“你以后還是要注意點,一些留守兒童的父母長年累月在外打工,都是由爺爺奶奶負責看管照料,平日里過度的寵愛、放縱或打罵導致他們的心理有點不健全,對于好與壞、對與錯、真與假沒有一個完整的概念,有時候做事有些極端!”聽了她的話,我回想起課堂上有個男孩子抽出水性筆的筆芯,拔出筆頭,將墨水倒進自己嘴里以致滿口“藍牙”便不足為奇了。

    支教第三天,給孩子們上了畫畫課。畫畫課是孩子們的說法,因為我表訴述“繪畫課”或“藝術課”他們聽不懂。這能怪他們嗎?他們在這離市里甚遠的鄉村里長大,在教育資源薄弱的地方上學,知道語文、數學是跟文字和數字有關的,卻不知道藝術跟畫畫、音樂有關。所以姑且接地氣地稱“畫畫課”。課上,我即興教他們畫了老鼠、貓、熊貓、螃蟹四種動物,教他們學會給自己的畫畫作品起名,教他們認識“ZOO”這個英語單詞。孩子們是渴望被肯定和鼓勵的,每畫一筆,他們都跑上來問我是不是這樣畫,得到我的認可后才心滿意足地繼續畫畫。他們不是每個人都有圖畫本和彩色筆,所以一個本子可以供幾個人一起用,藍色和黑色的水性筆代替了彩色筆。不一會兒,一幅幅生靈活現的動物世界簡筆圖就完成了。“貓抓老鼠”、“熊貓吃竹”、“螃蟹寶寶”、“太陽花開”、“大蘋果樹”……透過他們交上來的畫,我好像看見他們未來會成為一個個了不起的畫家。

    因為學校停課放五天“農忙假”,支教暫時告一段落。我們坐汽車回去了,汽車在鄉間小路上行駛,路又長又窄,岔口也很多,路的兩邊是金燦燦的稻田,偶爾也能看到綠油油的甘蔗地。清風送來泥土的芬芳,蟬鳴鳥唱伴隨一路,仿佛大自然的生靈在合奏《愛的浪漫曲》。我在車上想起校園那棵長滿條形狀葉子的小樹,想起剛裝上新窗戶的教室,想起孩子們渴望知識的雙眼,不禁淚流滿面。

                                                                            /馮駒

 





上一篇: 軍歌嘹亮
下一篇:重陽易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