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企業文化 > 員工沙龍 > 正文

軍歌嘹亮

發布時間:2018-08-06點擊次數:

    “十八歲,十八歲,我參軍到部隊。紅紅的領花映著我,開花的年歲。雖然沒有戴上大學校徽,我為我的選擇高呼萬歲……”離家那年我剛好18歲,稚嫩的雙腳一下子走得好遠,神氣的軍服將我染上一身的綠色,我成了一名光榮的陸軍戰士,來到了風景如畫的廣西桂林市服役。

    剛入部隊,感覺一切都是新鮮的:整齊的隊列、有棱角的軍被。可新鮮勁結束的時候,我犯愁了:在家連衣服也沒洗過,床單也沒鋪過,在部隊,一切都是新的開始。我最犯愁的就是軍被:方塊被就是疊不好,我又睡在上鋪,整個被角張著,像個大嘴,為這事,班長沒少批評過我。班長說,軍被都疊不好,在地方表現一定很糟,還想在部隊混,你回去吧!這句話深深刺痛了我。

    從那天起,每天早上我成了班上最早起床的人。凌晨的時候,我就爬起來,借著皎潔的月光,在冬天冷風的吹拂下,在走廊的地上用小馬扎使勁地壓著被子,疊被子。當我疊好了被子準備晨跑時,戰友們才陸續起床……三個月后,我以優秀的軍事、內務素質結束了新兵連的生活。我感謝我的班長,是他激勵了我。我的連長看中了我的文采,把我要到了某分隊。我知道這個分隊是全軍最重要的臺位,長期以來一直擔負著發布作戰指揮命令的重任。

    還記得業務大比武的日子,我們以教室為家,每天凌晨兩三點樓下才會熄燈,因為如果當天的考試不通過是不能睡覺的,第二天還要起早打掃衛生,部隊嚴格的作息制度和衛生制度必須服從。爭強好勝的我硬是第一個通過了業務考核。可我沒有想到,更大的困難還在后面。當排長把我分給了一個業務最精的兇巴巴的帶兵班長時,有一段時間我感覺壓力太大,有點承受不住了。

    那段時間,我一個人躲起來放聲大哭過。我把自己的感受點點滴滴寫在書信里,寄給了舅舅,他也是一名軍人。舅舅很快就回信了。他在信中這樣寫道:選擇部隊,就是選擇堅強,只有忍耐,沒有回頭。我擦干了淚水,我想我堅持了,我就勝利了。我咬緊牙關,把痛苦咽進肚里。是的,不經歷風雨就不能見彩虹啊!這封信讓我刻骨銘心,至今珍藏。

    經歷便是財富,帶著這筆財富,我順利度過了三年軍旅生涯。軍營雄渾嘹亮的號子聲時刻鞭策我要堅強。我在部隊以過硬的軍事素質連續兩年被評為“優秀士兵”,由于我勤奮寫作,多次被所在部隊表彰為“優秀報道員”。

    轉業來到地方,我應聘到百鋁做了一名電解工人,新的征程才剛剛開始。部隊的作風、軍人的脾氣已經在我身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記,堅強、忍耐,永不言敗的信條,已融入了我的血液。在這里我親身感受著企業對我們軍人的無限溫暖,讓我感覺又回到了那熟悉的歲月。在工作得心應手的同時,我回味著領導、同事對我細致入微的關心,心中想著如何感恩企業、回報社會。

作為當代軍人,我們只有以行動書寫兩個大大的方塊字:忠誠!

                                                   (文/姚再均)

 

 

 





上一篇:戰友 “八一”快樂
下一篇:澆禾的日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