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企業文化 > 員工沙龍 > 正文

理發

發布時間:2018-06-14點擊次數:

星期六下午,又為父親理了一次頭發。

父親今年76歲,一生務農,可以說是最后一代職業農民。他一直剃著光頭,可能也是最后一代一輩子沒有蓄發的老人了。這兩年,每半個月為父親理一次頭發,是我個人生活中最幸福的事。

當我把木椅子搬到陽臺上,從房間里取出推子、圍裙時,父親已經從客廳出來,慢慢轉身坐在椅子上,等我給他圍圍裙。攤開圍裙,從前往后圍,在脖子后面扣上扣子,準備工作幾分鐘就做好了,想起第一次為父親理發時手忙腳亂的笨拙情景,差一點笑出聲來。

父親說自己從小就剃光頭。他自己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回我奶奶給他剃頭把他的頭皮都劃破了。父親回憶說,大概是他五六歲那年春節前,我奶奶坐在房檐下給他剃頭,奶奶用兩腿夾著他的頭,一手撩著半碗溫水先把他頭發打濕,按住頭,另一只手拿著借來的剃頭刀剃,他怕痛來回亂動,結果就被刀子劃破了頭皮。那一次劃得深,留下的傷疤至今還在。父親講這事時,我想起我自己小時候也被媽媽夾著剃過頭,不過還好沒劃破過頭皮,真心感謝媽媽。

理發時基本沒有語言交流,我拿著電動推子順著頭皮,從后往前、從下往上一推接一推,父親也很配合,推到頭頂時,我注意看了一下父親說的傷疤,仔細看還能看見痕跡。父親的頭發不長,幾乎全白了,根根站立。有一次推頭時,我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一片稻田的景象,推子變成了收割機,一茬一茬地割著豐收的稻谷,竟然愣了幾秒鐘。

我模仿著理發師的樣子像模像樣地推著,偶爾也停下來左瞧瞧右看看,其實理光頭是不用這樣的,順著頭皮理平整干凈即可。知道自己是業余客串,反而更加認真,看到這種情況,父親總是一句話:“好著呢。”我知道父親在鼓勵我,自己還得有自知之明。

感覺滿意了,就用刷子刷掉頭上的碎發,解開圍裙,收拾打掃戰場。我收拾好椅子、推子,疊好圍裙,打掃完碎發,看到父親已經開始自己洗頭了。他打一遍肥皂,用溫水沖洗兩遍,再擦干頭。從洗漱間走出來的父親,滿面春風,一臉慈祥。

我問父親這次感覺怎么樣,父親說一次比一次好,從推子在頭頂走過時的感覺就知道了。父親扶著木椅,緩緩坐下,喝了一口水,接著說:“老話講剃頭洗腳,強似吃藥。你們現在工作忙,手頭的事情多,看你的頭發也長了,一會到樓下理發店去把頭發收拾一下吧。”我應了聲好,說了聲拜拜,起身開門,哼著“那是我小時候,常坐在父親肩頭……”的歌曲下了樓。

百色銀海鋁公司 / 黃偉康)





上一篇:背包客
下一篇:接力朗讀學理論 企業版“朗讀者”閃耀來電